您现在的位置:孙各新闻网>> 国际 >> 熏习:佛教教理体系

熏习:佛教教理体系

从这节课开始,我们将集中学习教学原则。首先,让我们回顾一下过去讨论过的教义。首先,佛陀教化的教学原则分为三个时期,即人天、小乘和大乘。对于那些同意第三代人的人生观,但不能偏心的人,佛陀教他们人与自然的法则。佛陀把大乘佛法给了那些同意第三代的人,他们认为人生观会产生异化,但不会产生菩提心。小乘法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文生程”。佛陀对那些同意第三代的人说大乘佛教认为人生观会产生异化和菩提心。有人会说,有没有可能在不摆脱离心力的情况下引发菩提心?这可能吗?不。不是基于异化的菩提心是伪菩提心。这是对上述教导的第一次回顾。

第二,大乘佛教和大乘佛教的教学方法是按照《深秘经》进行的。大乘教法也叫初始教学法,大乘教法分为两次教学法和三次教学法。《理解深秘经》将佛陀启示的教义分为三套著名的说法体系,称为“三小时句教学”,三小时句教学还有另一个名字,称为“三转法轮”。最初的教学方法也被称为佛陀的第一法轮,两小时的教学方法也被称为佛陀的第二法轮,三小时的教学方法也被称为佛陀的第三法轮。在藏传佛教中,仁波切和堪布在讲佛法时更喜欢使用“三转法轮”的名称。金刚经是般若经的一部分,属于佛陀的两次教法,即第二法轮法。

第三,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我们把佛陀的教法垂直地分为三个小时的教法,也就是刚才提到的三转法轮。我们如何横向划分佛陀的教法?具体来说,佛陀是如何在每种临时教学方法中建立他的教学体系的?事实上,这一点非常清楚,特别是对于大乘佛教,即佛陀的两次教学法和三次教学法。佛陀的水平教学法体系分为前部和后部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破坏收益。佛陀想要建立各种便利和技巧。他告诉我们,我们普通人认为的真实世界根本不是真实的。这是教学方法的第一部分。第二部分是弥补损失,减少损失。通过对前一部分教学原则的研究,一些有情者已经认同释迦牟尼关于凡间不真实的真理。佛陀告诉这些有情众生,佛陀觉悟的真实情况是什么。大乘佛教的横向教学体系第一次突破得失,第二次补充和减少损失,值得重视。

有些人学习佛陀的教学方法,学会混乱地思考,有宗派之争,也有许多激烈的学术争论。为什么?原因是,事实上,在很大程度上,不清楚佛陀教导的水平系统。许多人读过许多佛教经典,但他们不明白佛陀想做什么。为什么要建立横向教学体系?只有澄清横向教学体系,佛陀的教学方法才能清晰地呈现在我们眼前。

佛陀为什么要建立这样一个横向的教学体系?因为佛陀认为我们普通人生与死转世的最根本原因是无知。无知意味着困惑。什么样的困惑?混淆佛陀教化的真理。佛陀认为我们普通人没有看到真相。我们看到了桌椅、山川和大地。我们以为我们是真实的。佛陀说这不是真的。这都是我们普通人的错误差异和梦想的逆转。正是因为我们看不到真相,所有生物的行为都偏离了真相。脱离真实行为会产生业力,业力会转世。因此,佛陀将我们共同转世的根本原因归因于无知。因此,佛陀带领所有生物获得解放的计划可以总结为一句话:“冲破无知,看到真理。”

普通人无知的一个严重后果是,我们普通人把一个在像佛陀这样的智者眼中不真实的世界视为现实。这是阻止我们普通人看到佛陀开悟的现实的最大障碍。因此,为了看到佛陀开悟的真理,我们必须首先消除阻碍我们看到真理的障碍,也就是说,我们必须首先消除使不真实成为现实的障碍。因此,可以理解的是,佛陀教学方法水平系统的第一部分是佛陀和他的老人把它分解和分开。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次,他建立了不同的著名的话语体系,建立了各种各样的便利和技巧。要做的一件事是让我们普通人知道我们普通人的状态根本不是真实的。我用三个词来表达佛陀的教诲,即:解构、颠覆和毁灭。佛陀在做什么?佛陀正在解构我们普通人对自己的真实世界。佛陀正在颠覆我们普通人对他们认为自己的真实世界的理解。佛陀正在打破我们平凡的世界。在此基础上,佛陀告诉那些通过对第一部分教义的研究,已经清楚地认识到我们的尘世状态并不真实的人,佛陀启示的真实现实是什么。这是佛陀教诲前后的两种制度,即破利补损。前后的顺序不能颠倒;这是练习的第二个顺序。

教学原则的这两个部分是损益相抵和减少损失。什么是收益?是我们普通人把虚幻视为真实。你强加给他们的。佛陀必须首先根除它。什么是减少损失?因为获得,因为我们把不真实视为现实,我们看不到佛陀开悟的真实。然后,佛陀告诉所有打破得失的生物,并同意佛陀关于凡人境界的所有存在都是不真实的,佛陀觉悟的真正现实是什么,即弥补损失和减少损失。对普通人来说,最重要的是破利还是赔损?突破性进展是亮点。这是很难学习佛教的地方。佛陀应该解构、颠覆和摧毁我们在过去几十年中形成的思想——不仅仅是在过去几十年中,而且实际上是在许多代人的过程中积累的这种对世界的理解和类似的连续性。这有多难?

第四,佛陀必须首先解构我们普通人认为的真实世界,因此佛陀解构的世界必须首先被分裂。佛陀把我们普通人认为自己的现实世界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叫做自我控制,第二部分叫做自我控制——也就是说,我们普通人在心里认为自己的现实:第一,内在主观精神世界的真实存在;第二,外部客观物质世界的真实存在。佛陀解构了我们,也就是说,解构了我们人民的自我和自我法则。从这一点上,我们也可以理解大乘佛教和大乘佛教的区别。有两个基本的区别:第一,头脑和心灵的区别。大乘只释放离心力,但没有菩提心。大乘不仅释放离心力,而且还有菩提心,这是为了解放所有有情众生的修行。第二个不同是教学理论的不同。大乘佛教只专注于解构人类的自我控制。它强调人是空的,并中止了法律不是空的问题。大乘佛教不仅解构了人类的自我控制,也解构了法律的自我控制。人类的法则是空洞的。

第五,没有判断力的教学可能吗?不。因为所有生物的根本性质不同,佛陀的说法一定不同。不理解佛祖言论的差异将导致意识形态混乱和宗派间的意识形态纷争。教派之间的意识形态争论不是由信念引起的,而是由对信念的无知引起的。例如,从解构的角度来看,佛陀的三套教学方法在解构模式下是完全不同的:首先,教学方法被十二因模式解构,也称为十二因模式;在两个小时的教学方法中,佛陀用两个真理的模式解构了它,这被称为出生的起源。在三小时教学法中,佛陀解构了八种知识模式,这种模式被称为西藏知识的起源。如果你不理解量刑和教学,混淆三套教学方法只会导致思想混乱。金刚经是佛陀两小时教学法的经典。佛陀用这两个真理的模式来解构我们普通人认为的真实世界。世俗真理是佛陀为了改变我们普通人而确立的原则。他的父亲不得不与我们普通人妥协。胜利和正义的真理是佛陀作为一个智者基于世俗真理的更非凡的理解。因此,第二真理是一种模式,一种进步的模式。我们把这两个真理分为四组和两组,即第一和第二个真理是第一组,第三和第四个真理是第二组。

第六,两小时教学法解构模式的两个真理分为四个和两个真理。我已经学会了前两个真理。佛陀对我们普通人做出了最彻底的妥协。事实上,这是承认我们在凡间的存在是真实的存在,然后佛陀将胜利和正义的真理延伸为命运。佛陀说,我可以承认你在凡间的存在就是在世俗真理中的存在。然而,在我智者的心目中,这些存在只是各种条件、命运的暂时聚合而成的存在。佛陀已经通过这个双重真理解构了我们。当我们普通人相信一件事存在于普通世界时,这种存在在我们普通人心中是一种坚定的存在。这种坚固性首先表现为它的不变性,也就是说,当我们相信一个事物存在时,我们实际上默认了这个事物的不变性,而这第一和第二真理,佛陀正在解构这种不变性。佛陀说无常不是一成不变的,无常是非常彻底的。它是“当一个人出生时,他就会死去;当一个人死了,他不需要原因。”

第二个真理是世俗的真理,它是由第二个真理的原因创造的。胜利的真相是大自然的空虚。这里“性”是独立的存在,梵语是“svabhāva”,bhava是“存在”,sva是与他人无关的、独立的,“svabhāva”是独立的存在。空不是,这种独立存在不是,叫做性空。有时这个词也被翻译成“非自我”,没有独立的存在。佛陀在做什么?在解构我们的时候,也就是说,当我们普通人相信一个东西存在的时候,这个东西在我们普通人的心中显示出某种坚固性,这种坚固性的第二个特征是独立存在。佛陀的第二个真理告诉我们,我们在平凡世界中的存在没有这种独立的存在,也表达为“没有自我”。

前两个真理也是第一组两个真理,我们将其总结为“命中注定的空虚”。佛陀想告诉我们,凡人世界中的所有存在都不是不断独立存在的存在,它解构了我们,颠覆了我们。为什么?因为我们普通人最典型的观点是,在所谓的事物的存在背后有着恒定的不变性和独立的存在。例如,对于所有生物内心中的“人的我”和“我”,普通人会认为在生活中,我们会改变一切,没问题,身体会改变,头脑也会改变,但背后一定有一个人没有改变,对吗?如果一个人再次相信生命的轮回,他自然会认为轮回背后一定有轮回的主体,对吗?这是一个典型的普通观点,佛陀正在解构这个观点。

一些人听了前面讨论的教义后,理解并接受了佛陀的解构。然而,一定有一些人不明白他会坚持自己的普通观点,不会接受佛陀的解构。例如,有人会问一个问题:没有我,谁生谁死,谁转世?为了回答这个问题,达摩已经建立了一个方便和熟练的方法,说没有我的普通人的转世只是相似和连续的。然而,当他说相似之处还在继续时,他会立即问一个新问题。谁在延续相似之处?相似性和连续性背后一定有一个主题,对吗?然而,重要的是要知道佛陀的内心平静是相似和持续的。他只是想告诉我们,转世背后没有永恒和独立的转世主体。如果有这样一个轮回主题,它是不相似和连续的。其他人会说:没有我,谁在练习?这个问题似乎非常尖锐。似乎必须有一个持续的、独立的精神主体来实践。这是佛陀试图打破的最典型的普遍观点。佛教的实践是什么?修法最重要的目的之一是让我们知道并认识到没有永恒独立的精神主体和自我。然而,如果我们坚持要有我,我们会引起意识形态的冲突,不会接受佛陀的解构。

前两个真理,即第一组两个真理,可以概括为“有缘无份”。如果把这四个词扩展成两句话,它们就是:“只有相互依存,没有独立存在;只有相似性和连续性;没有常数。”如果用一个词和两个词来概括,那就是“没有自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