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孙各新闻网>> 教育 >> 把握选书标准,在亲子阅读中收获快乐

把握选书标准,在亲子阅读中收获快乐

资料来源:文汇报

阅读的重要性不再需要讨论。然而,如何为孩子选择书籍呢?选择哪本书?如何让孩子喜欢阅读?男孩的书和女孩的书有什么不同?......这是许多父母的困惑。复旦大学中学的高级语文老师李莉告诉你,父母应该如何从阅读孩子语文素养的角度来选择书籍。

从粗略的水平来看,我们可以把儿童阅读分为两个年龄组:一个是0-6岁的学前阶段,主要是图画书;另一个是7-12岁,以图画书和桥书为过渡,主要是写书。12岁以上的儿童会有被视为成人的心理欲望,拒绝“儿童书籍”的概念,倾向于阅读更有思想和专业的书籍。

虽然经典图画书的阅读年龄范围是0-99岁,但不同年龄儿童的阅读内容并没有太大的重叠。在亲子阅读越来越受到重视的时候,选择书目有统一的标准吗?

如果你掌握了以下标准,你一定能掌握亲子阅读书目选择的方向。

对孩子们来说,选择书籍的首要标准是有趣。儿童书籍的乐趣表现在无意义、想象力和幽默感上。

阅读应该是快乐和放松的。亲子阅读不仅是童年快乐记忆的一部分,也是作为孩子同伴的父母回归纯净世界的一种方式。

儿童书籍的乐趣首先表现为毫无意义。

不追求任何教育目的并完全摆脱实用性的儿童书籍最受儿童欢迎。

大多数时候,成年人不明白为什么孩子们一遍又一遍地要求讲像《卷心菜男孩》和《阴天有时吃肉丸》这样的图画书,甚至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有一种儿童书籍毫无意义,甚至显得荒谬无聊。系列《老鼠打破杯子》(The Mouse Broke the Cup)中的图画书就是这样的书,最大限度地展示了孩子们的天真、好奇、善良和游戏状态,孩子们也可以从中获得无限的阅读乐趣。在这本书里,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也致力于打破以启蒙为目标的儿童文学传统,以丰富的想象力和荒诞的情节赢得孩子们的心。可以说,进入儿童世界始于“无意义”的书籍。

儿童书籍的乐趣也体现在想象中。

儿童书籍厌倦了日常生活,以幻想的方式构建了一个新的世界,可以开阔儿童的视野和精神世界。就日常生活而言,所有突破常规的情节趋势也是创新的亮点,可以帮助孩子突破思维模式的障碍,培养创造性思维。

从图画书的角度来看,克罗克特·约翰逊(crockett johnson)的“彩色钢笔箭”系列就是这样。小男孩阿罗一边思考一边用紫色蜡笔画画。天空可以自由进入地球,在一个自信和安全的状态下创造一个巨大的内部王国。

在书稿中,迈克尔·恩德(michael ende)的《永无止境的故事》情节曲折生动,书中的场景精彩绝伦,令人惊叹。在小说每一章的结尾,结尾都是“但那是另一个故事,我们以后再谈”。如果读者继续想象和写下这句话,这本书将真正成为一个无止境的故事。

儿童书籍的乐趣更多地体现在他们的幽默感上。

幽默感不仅仅是有趣的,而是戏剧性的“大脑开放”和“行李摇动”。儿童书籍已经成为一个“纸剧场”,儿童在阅读中获得快乐和放松。帕特尔·哈钦斯(Pater Hutchins)的图画书《母鸡玫瑰散步》有两条平行线。文本是母鸡的视角,图片是狐狸的视角。成年人看到一个平淡无奇的行走故事,但儿童可以看到惊心动魄的偷袭。结果,狐狸偷鸡时没有逃跑。这既令人兴奋又有趣。

幽默感也来自对困难的态度。即使在最严峻的形势下,也要乐观地一笑置之。这实际上是一种更大的勇气,会激励孩子们更好地面对挫折和困难。在罗尔德·达尔的著作《女巫》中,小男孩被女巫变成了一只小老鼠。如何用虚弱的祖母打败女巫本身就是一个吸引人的故事。故事的结局更加出人意料。尽管女巫被打败了,小男孩看起来还是像只小老鼠。然而,由于祖母精力充沛,他们继续把第二天变成一个有趣的“游戏”。这种乐观的故事让孩子开怀大笑,最后感动得流下了眼泪。

第二个标准是多样性,考虑到父母的愿景和儿童的需求。

阅读,一方面是让我们更多地了解这个世界,另一方面也是让我们更宽容地看待这个世界。因此,这种多样性首先表现在内容和主题的多样性上。

当我们谈论阅读时,我们的第一反应是文学作品,但事实上不是。儿童书籍以故事为基础,但它们可以涵盖许多方面。自然、动物、科学、艺术和历史都在儿童书籍的范围之内。从包罗万象的dk百科全书《魔法校车》(Magic School Bus)的有趣知识,到《西顿野生动物收藏》的广阔世界,再到散文,精彩的世界逐渐展现在孩子们的眼前。这是真正全面的阅读。

事实上,多样性也是人口类型和文化多样性的结合。我们经常受到自身局限性的限制,不能完全理解世界的真相。

“地图人文版”每天带我们坐在地上80,000英里。艾玛·戴蒙(Emma Dimon)的“各种系列”翻书,从各种人、身体、感情、工具、房屋和交通六个角度展示世界上所有事物的丰富性。它给孩子们一种强烈的新鲜感,满足他们探索的乐趣,让他们在成长过程中慢慢体验。

除了英雄史诗,对弱势和特殊群体的关注也将使孩子们在阅读中形成一种更加慷慨和平和的态度。近年来,中国原创图画书中关于自闭症的“兄弟故事”和关于阿尔茨海默病的“我仍然爱你”实际上是对这些主题的很好的创造性尝试。可以说,只有认识到世界的多样性,儿童才能深刻思考世界表象背后的身份。不要担心为什么孩子们不读他们推荐和喜欢的书。只要孩子们继续读书,每条小溪最终都会通向大海。

第三个标准是专业,学会使用两个“拐杖”的奖项和参考书。

我们经常希望得到推荐阅读的书籍清单,但是专家已经为我们关上了大门。要找到一本好书,你需要两根拐杖,一根是主要奖项,另一根是参考书。

美国的纽伯瑞儿童文学奖和凯迪拉克奖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图画书《一百万只猫》和写书《夏洛特的网》、《时代广场的蟋蟀》和《给小鸭子让路》、《疯狂的星期二》和《这不是我的帽子》都是这两个奖项的代表作。

英国凯特·格林纳威奖的获奖者不仅限于英国人。它们甚至更加壮观。尽管它们被授予图画书,但图形集成也是一个重要的考虑因素。《和甘叔叔一起去河边旅行》和《大猩猩》是杰出的作品之一。

ibby设立的国际安徒生奖每两年评选一次。这是作家的奖项,而不是作品奖。它被用来表彰作家一生的文学贡献。从作家奖的角度来看,1958年获奖的瑞典作家阿斯特里德·林德格伦的代表作是皮皮·朗托金(Pipi Longstocking),1970年获奖的意大利作家吉安尼·罗德里的代表作是《洋葱历险记》,2018年获奖的日本作家角野荣子的代表作是《女巫的家庭作业紧急》。插图奖的获奖者名单更加精彩。莫里斯·森达克1970年的代表作是《野兽国度》,伊布·斯普·奥尔森1972年的代表作是《月光男孩》,莉丝贝丝·茨威格1990年的代表作是《拇指姑娘》、《胡桃夹子》和《爱丽丝梦游仙境》...我们可以完全信任上述作家的作品,因为安徒生奖肯定了他们一生对儿童书籍的贡献。

除了国际知名奖项之外,各种社会组织名单也值得参考。例如,自2015年以来,魔法儿童图书协会每年举办的“母亲眼中的中国原创儿童图书”评选活动由民间评委独立推荐,每年聚焦中国原创儿童图书优秀新书,鼓励原创,寻找儿童图书的“中国风味”。另一个例子是“中国小学生分级阅读书目”,自2001年以来,该书目每年都由贴近母语研究所修订和出版。其内容涵盖文学、人文和社会科学等。,并可用作参考。

参考书在阐述儿童文学理论的同时,一定会对经典作品进行深入分析。如果我们遵循这个模式,我们可以找到大量的好书。宋菊芝的《幸福的种子》、《如何给孩子读图画书》、彭懿的《图画书阅读与经典》、《世界儿童文学阅读与经典》、《奇幻文学阅读与经典》避免了纯粹的学术困难,都是值得家长收藏的经典理论书籍。

可以说,这些奖项和参考书不仅解决了阅读什么的问题,也解决了如何阅读的问题,而且可以最大限度地利用手中的儿童书籍。

虽然市场上有无数的书,但当父母选择书籍时,他们仍然需要明确阅读是非功利的事情,每本书都会在适当的时间遇见他们的孩子。我相信,通过掌握以上三个标准,为父母和孩子阅读儿童书籍一定会收获幸福,播下幸福的种子。

(作者是复旦大学中学的一名高级语文教师)


相关文章